清玉茶饮「摇」到爆 八十五度C也想入股

正文
清玉茶饮「摇」到爆  八十五度C也想入股

来自台中的清玉手摇茶饮,北上攻城略地,店面人潮和外送电话始终络绎不绝,创办人王柄弦,如何缔造非典型的清玉传奇?

摄氏三十几度高温的正午,一家与时下泡沫红茶店无异的茶饮店在台北开幕,只听来客几乎都点名「翡翠柠檬」,还没到晚上,店头卖到没冰没糖,只能卖热饮,然而上门的顾客始终没停过。这是六月时清玉茶饮台北南港直营店的开幕盛况。一天之内,这家店用掉了四百公斤的柠檬、一百公斤的蔗糖,连冰块都没了。同一条街上,星巴克、Cama 咖啡、五十岚和橘子工坊等连锁咖啡茶饮店林立,清玉这一天卖掉了超过千杯的茶饮,即使强敌环伺,业绩还是高人一等。

「当天我们没打折,也没事先宣传,每个人都忙到没空吃饭,手软兼脚软。」清玉创办人兼总经理王柄弦回忆当天的情景,嘴角不禁上扬。而清玉开幕后热度延续迄今,每天上门等候饮料的顾客仍然川流不息,以这种力度保守估计,旺季时期清玉的单一据点月营收至少破百万元。

换二十八个工作 愈挫愈勇

清玉爆发之前,却是靠借钱百万元起家。一家清玉小店开了三年,做出「排队店」的气势后,才开放加盟,细火慢熬每个月开一家,一年前,王柄弦开始大力扩张,以「遍地开花」的态势,在全台一级饮料战区快速展店。这一年之,全台据点从不到五十家店,一举来到一三○家,其中有十二家是直营。为了扩大规模,王柄弦更加足马力展店,他说,年底要拚到二八○家,其中直营店占四十家。若照这种速度,等于未来半年,每月
要开出二十家新门市。

理着小平头、身高超过一九○公分,看起来颇具「大哥」风範的王柄弦,谈吐草根味,亲和力十足。还不到四十岁的他自嘲已历尽沧桑,从高中就读明道汽车修理科开始,他就饱受免疫疾病所苦,病况时好时坏,最严重时甚至下不了床。

服兵役期间,因为发病,提早退役,他开始到处找头路。三十岁以前,至少做过二十八个工作,还和父母起争执赌气离家,口袋里只剩三十三元,厚着脸皮投靠开早餐店的朋友,靠打工来养活自己。虽然本科是学修车,但喜欢接触人群的王柄弦却不想与硬邦邦的机器为伍当「黑手」,他的第一份工作是汽车业务,才做四天就被解雇。之后去应徵当房仲,连续两週都无法打破鸭蛋的「零」成交纪录,老闆婉转以「不适合」请他
走人。

然而,他愈挫愈勇,转向餐饮业发展,陆续待过春水堂、探索咖啡和新绿洲茶行等,这个转变,让他摸熟了餐饮业、茶饮业的运作流程,业务力也开始精进。但没定性的王柄弦,直到进入新光保全,才算开了窍,把业务能力转换成人脉资源,他曾一日「扫街」拜访百位客户;也时常自掏腰包请客,与客户博感情,业务力发威的他顺利晋升为业务主任,成为百万元年薪一族。

此时他与朋友合伙开设茶饮店,朋友出钱、他出人,没想到朋友事后翻脸不认合伙关係,他因此决心要开一家自己的茶饮店,证明自己的能力。

现搾现调最新鲜 一炮而红

只是,家人全都反对,「每个人都说我是疯子,因为茶饮太普遍了」,王柄弦当时虽有自信,但也怕失败,毕竟茶饮市场已经很饱和,让他着实踌躇一阵子,直到有一位朋友义气相挺说要借钱给他,他为此思考了一夜,「别人都敢投资我了,为何我不敢投资自己」,隔天,他向公司借了一百万元创业金,跑到他看了很久的「好点」,租下了面宽十米的车库。

这一年是二○○六年,他在台中车水马龙的精华地段起家,开始人生的创业之路。待过春水堂的他,深知茶饮商品的眉角就是「茶、调味、糖」三者的比例关係。为了和其他同业做区隔,避开同业的主打商品,他一开始就锁定新鲜健康的概念。在门市招牌大大写着「有机菜,生菜虫;健康糖,生蚂蚁」,以通俗的口号强调自家茶饮的特色。

他想起当年进春水堂喝到的第一杯柠檬绿茶,决定用这杯做基底来加以变化,不但花时间揣摩黄金比例,更决定「现搾现调」让消费者当场眼见为凭,同时下重本採购鲜柠檬、选用高级的天然蔗糖,製作时再加入碎冰,增加特殊口感。现点现做的结果,平均饮料製作时间需两分钟,是同业的四倍,但售价却比同业便宜十元。「我要做别人做不到的,我才有胜算」。

这样相当费工且新鲜健康的诉求,加上茶单上打着「前春水堂茶师技术指导」的旗帜,以高档茶饮店的规格做外带茶饮,建立消费者的信任度,同时每一个直营点开幕,都推出大方免费试喝的活动;他也主动到各办公大楼、甚至酒店发送广告DM、提供试饮,这个作法大大提高消费者回购率,成功打响清玉口碑。

加盟虽严苛 一年就回本

当年租给王柄弦第一家店面的房东谢女士回忆,清玉生意之好,门口常排起蜿蜒的人龙,常接到检举的罚单。清玉的排队盛况名声很快传开,第二年就有人找上门来谈加盟,只是王柄弦没理会,三年后他开了第二家店,但是亲力亲为让他身心俱疲,同年他终于听从长辈劝告,开始开放加盟。

随着事业起步,一○年时,王柄弦的女儿诞生,他把女儿取名为王清玉,用以自励,「这样一来,品牌若经营不好,女儿会很丢脸」,王妈妈更天天耳提面命,「不能骗加盟人的钱」。事实上,清玉的加盟条件相当严苛,在饱和的茶饮市场里,显得反其道而行。

清玉的加盟条件主要有三,包括第一、得先找好店面,且经过总部评估同意;第二、必须三人一组,完成五天的课程,外加四十四天的无薪实习训练,男性一律须理小平头;第三、缴交一九八万元的加盟权利金,并绑三年约,原料必须透过总公司採购。加盟门槛看似不低,但「加盟一年就回本」的号召力还是很具吸引力,清玉在短短一年内加盟据点增加一倍,直营店更喊出「要以三倍速」成长。

话虽如此,清玉的挑战和压力却不轻,一位同业总经理认为,清玉现有据点,无论是租金或人力成本都属业界前段班,而饮料售价相对较低,使得毛利也低于同业水準,经营压力可想而知,其次一旦扩大经营、快速展店,成本控管和人力资源分配将是一大课题,更别提庞大客诉,多瞄準外送服务效率而来。换言之,王柄弦要面对的是小茶饮店到大加盟体系的转型之痛,从产品开发、物流、财务、人事到管理有太多的课题必须面对。

单以清玉主力产品所需的柠檬为例,目前台湾产的柠檬一年约两万多吨,清玉去年就用掉近八千吨柠檬,目前柠檬一公斤批发价约五十多元,主力产区的屏东运销合作社主管说,今年柠檬供不应求,售价应该会与去年差不多,而去年柠檬每公斤批发价冲破一百元大关,王柄弦「两颗柠檬可以买五十元便当」话犹在耳,对清玉势必会是不小的採购压力。他一面试图寻求异业结盟,同时也开始推出新商品,希望延续盛况。

此外,伴随扩张而来的还有资金需求,王柄弦也了解这点,他透露,已有几家创投资金找上门,甚至早在开业第二年,八十五度C曾经透过厂商来探询,有意买下清玉,当时他予以婉拒。如今,他体认到转型的必要,并不排斥引资入股,想朝资本市场迈进,已经是王柄弦梦想的下一步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: